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您的位置:虚拟数字货币如何投资 > 货币基金投资项目 >

街头发廊 100 倍暴利灰产:448 元烫染成本仅 5 元,9 元洗发水可洗 100 人


点击:95 作者:虚拟数字货币如何投资 日期:2020-10-19 18:43:52

图片来源 @视觉中国

文丨新商业要参(ID:xinshangye2016),作者丨黄晓军

2016 年前后,一位朋友从腾讯离职,并在老东家办公大楼旁的咖啡馆创业。

他们注册了一家美业服务商。商业模式很清晰,通过成熟的腾讯系技术免费为美业商家提供 SaaS 系统,帮助他们管理会员、产品分销甚至员工提成。

在这个系统中,商家还可以在线采购物料,比如洗发水、护发素、吹风机等日常耗材。这家公司就靠这些产品的销售,赚取上下游的差价。这有点像零售通、中商惠民的生意。

模式在深圳还没跑开,团队就布局到了创始人的老家重庆。在一次吃饭时他聊到:没想到这块市场这么顽固,特别是那些发廊们的供应链,太可怕了。

他举了一个例子:

之前重庆团队招到了一个应届毕业生,这个小妹妹在外面跑一天回来后哭了。她说,人家发廊有稳定的供货商,他们在朝天门的批发市场里,可以用 9 元每桶的价格拿到高仿洗发水。

" 你们不知道,这桶洗发水,足够洗 100 颗头。"

没有底气再和那些商家斡旋,这个小妹妹 3 个月的试用期没有到就主动离职了。

如今,这位朋友的公司转型做外包公司。他说,他这次创业最大的价值,就是摸清了一个草根行业背后的东西。

那是一本厚厚的街头发廊生意经。

VIP 卡并非发廊唯一生意,截图自屌丝男士

1、理发店那些陌生的洗发水品牌

在洗发店洗头,当你被摁到水里后,耳畔总会传来一个问题:你要用什么价位的洗发水?

30 元的,50 元的,还是 80 元的?当你起身环顾这些洗发水时,似乎没有海飞丝也没有清扬,而是一些之前没有见过的品牌。

Why?

业内人士给出了两个解答。

第一,我们日常在超市里能买的到洗发水产品,属于日化用品。但理发店里的洗发水,属于专业用品。这就像卡片机和单反的区别 , 普通消费者无法发挥出单反的功能,就只能用简易便捷的卡片机。

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高端的理发店,和我们聊的 " 街头发廊 " 似乎相去甚远。当这些街头发廊正在使用那些陌生洗发水品牌时,你就得注意了。

专业技师手里的专业产品,图片来自 TantanNews

在温州电镀厂包装线上的小琳,此前就在老家的一个发廊为客人洗头。她说,到了冬天,双手肿痛,然后皮肤就开始烂。医生说那是皮肤过敏和真菌感染,并建议用硫磺软膏。

只是这样的症状好不了几天,然后又是反复发作。

后来,小琳发现发廊的洗发水几块钱一公斤,然后灌进逼格颇高的包装盒子里。而那几年电视上常有报道,这种洗发水重金属超标严重。

就算是这两三年,街头发廊老板们也大多按着这本生意经走。

知乎上曾有一个问题:你所在的行业,有哪些外人不知道的?一位匿名用户就回答到,理发店洗发水进货价 4 元 / 公斤,质量差或含重金属。

网友 @机智八是一家街头发廊老板的孩子,他以更专业的角度在知乎上为大家科普。

他说,按公斤买的理发店大多是连锁门店,有统一的进货渠道。而他们自己家那种低端理发店,也就是街头发廊,只有批发大桶洗发水,比如上文提到的 9 元 / 桶。

连锁与散户的进货渠道,截图自知乎

按公斤卖的还是大桶散装,这些洗发水交易在理发店、洗浴中心,甚至酒店宾馆都很常见。淘宝上,我们能找到一家安徽合肥的钻级卖家 10 年老店,他们家的桶装洗发水比市面上稍微贵些,大约 3 元 / 斤。

这个价格,是建立在 5000ml 产品包邮的情况下。数据显示,这家门店累计评价 14 个,但 30 天内成功交易只有 1 单。

小琳表示,一般发廊不会在网上买这些的。他们有稳定的供货商,没有货打个电话就能送来, 产能如果有新品上市, 合理也会主动与老板联系。

大桶散装洗发水, 接连截图自淘宝

除了将散装洗发水 DIY,不知名的仿洋货三无品牌也常出现在街头发廊。

2018 年 7 月,深圳卫计委曾发布文章披露这些令人陌生的品牌。当时,深圳石岩卫生监督所开展了美发行业专项检查,对石岩片区 50 多家美发店进行了专项监督抽查,最终有 3 家不合格。

他们用的洗发水是怎样的呢?

有的瓶身上写满外语,就是没有中文;有的除了有个产品中文名字,其他的信息都没有。这些洗发水外包装看似时尚简约,但这实际上均是三无产品。

三无洗护产品,图片来自 [ 深圳卫生监督 ] 微信公众号

然而,这些产品就是街头发廊们暴利的主要来源。

@虞美人在理发店做两个月前台后,开始知乎上揭幕。

他表示,身在五线小城市,染发 418 元、烫头 448 元,但一支染膏进价只需要 5 元,毛利近 100 倍。而那些 598 元 / 套的护理,进货价 20 元包邮。198 元的洗发水,进价也只需 15 元。

2、发廊单品的产供销一条龙

据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,未来五年内,我国美容美发行业市场规模将维持 4.56% 的复合增速增长。到 2022 年,这个行业的市场规模将突破 4000 亿元。

当然,这其中专业美发企业占行业全部单位数的 55%。但这个行业就像那些街头发廊一样,过于分散和粗放,以至于行业前 20 大企业合计占有的市场份额不到 2%。

满足这个蚂蚁市场的需求,上游供应链可能会参与到整个市场 90% 左右的规模创建中去。一条由发廊往上游走的洗发水、护发素等产品制造链,已然浮现。

中国警察网报道:去年 5 月,长沙、邵东两地警方 16 个行动小组展开行动,查封假冒日化生产销售窝点 26 个、大型仓储库房 6 个、运输网络物流公司 4 家、日化品流水生产线 6 条和制假原料 20 余吨、半成品 10 余吨。

制假窝点内堆放的大量原材料 , 图片来自 FM90.5

就算是在当下监察如此严格的市场环境下,国内还是有如此大的制假集团。侧面来看,下游市场的需求该有多旺盛?

据悉,这次打击行动扣押了 20 多万张假冒注册商标标识标签、1.6 万多件假冒日化用品,涉及 20 多种国际国内品牌日化用品,涉案金额共计 1.6 亿元。

整个产业链的开端从回收包装开始。

广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,制假已经是圈子里的常态,10 多年他参加工作时就已经存在了。

当时,地下工厂主要是回收旧盒,然后在河北、广东、浙江等地分别采购生产原料、塑料包材以及商标标识,最后进行灌装。

据称,这些产品一般会流入酒店用品商行,或是通过批发市场到达发廊。而那些装填普通日化包装的产品,甚至能够直接消费者手中。

去年 3 月 22 日长沙查封的涉案物品 , 图片来自 FM90.5

令人震惊,这么冗长的产供销链条如何建立起来的?

以 5 月查封的团伙为例,其中一人负责原料采购、生产加工,包装销售,一人管理账务,一人负责发货,生产窝点则选在某农村的数栋民房内。

" 根本不需要推广,抢手得很。" 翻看近几年新闻报道,你会发现这些产品都在被批发商推荐,甚至有发廊老板主动寻找。

《360 化妆品网》曾援引一位批发店主表示," 新开张的美发店,一开始还是要用些正品的东西,等到客户相对稳定了,就可以动动脑筋。如果一直用正品,就没什么利润空间了。"

话虽在理,但一个新的问题接踵而至:如果一直用正品,那些发廊就真的没利润空间了吗?

3、你们误会街头发廊了?

重庆渝北大竹林片区,这里是以金竹、银竹、慈竹等苑区划分的大型还建房集结地社区。

老张此前是剃头匠,搬到这里来后夫妻开了一家理发店。据他介绍,理发生意做了至少 15 年了,一直都是社区乡邻老顾客。就算是搬到还建房,很多以前的老朋友也会老远过来找他理发。

像这种街头发廊,大竹林片区不下 20 家。老张介绍,都是熟人回头客,不会有人取用那些不正规的东西。" 夫妻俩一个月做下来,照样还是吃得起饭的。"

回归到最真实的消费者关系,社区店经营是美发甚至所有行业持续发展的基础。据中商产业研究院预测,除去像老张这种夫妻店,50-100 平米左右的社区型优质门店也将是这个行业的增长点。

经营乡邻回头客的小发廊,图片来自 @H 澍先生

" 你们误会街头发廊了!" 在走访中,老张连续多次讲了这句话。

误会了什么?大致是不卖假货就不赚钱。

凡是商业皆有竞争,小小发廊逃不出这个规律。随着 90 后、00 后新一代年轻人逐渐成为社会主力消费群体,个性化、悦己化的消费习惯倒逼着市场服务更加细分。

以往发廊的生意,正在被各种衍生的业态所取代。行业里最常见的段子是:

发廊的化妆早被影楼抢走了,发廊的洗头业务被头疗馆抢走了,发廊的洗剪吹被快剪抢走了,发廊的染色被植物染发抢走了,就连发廊的造型也被戴森卷发棒抢走了 ……

在百度贴吧 " 发型师吧 " 的 400 万帖子中,从事美发业 28 年的 @天城梦都就曾发长文吐槽:" 快剪模式,业界毒瘤 "。他表示,快剪模式是美发行业引进的洋垃圾,正在以低廉的价格摧毁美发行业的价格体系。

快剪模式由 QB House 于 1996 年在日本推出。当时,43% 的人群愿意 10 分钟花 1000 日元理一次头发。到 2018 年,QB House 已经在中国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地开出 500 多家店,平均每月服务超过 125 万人次,年收入 40 亿日元。

价格战打到了街头发廊。

国内,模仿 QB House 的快剪品牌不少,包括快发 QC House、FCS 台湾快剪、易客快剪等。这种新业态只需人流较多的地方搭个小厅,就抢走了不少发廊、精品理发店的客人。

2018 年 i 黑马报道,快发 QC House 是目前快剪领域规模最大的企业,4 年开出 800 家连锁,单店平均 3 个月实现正向现金流,2017 累计服务超过 2000 万人次。

街头发廊面临劲敌。

快剪模式代表 QB House,截图自官网

外患之下,内忧不断。囿于之前一些街头发廊总有妙龄少女迎宾,这个领域想再招实实在在的洗头妹则成本巨大。" 现在都是理发小哥了,女生都不太愿意 "。

行业普遍数据,这些理发小哥每个月拿到的工资也就 3000-4000 元。对于理发店老板而言,自己带徒弟还发这么高的工资,其实加上房租和耗材后不亏本就是万幸;而在理发小哥看来,提成不稳定还工作时间长,这也不过是门苦差事。

到最后,徒弟出师自立门户,这家发廊又多了一家竞争对手。

这些对手要么在直接抢客户,要么就在砸美发行业的品牌。在这个人人认为暴利的行业里,中低价位发廊倒闭的声音却不绝于耳。整合网络各路消息,2018 年倒闭的大小理发门店,特别是一二线城市的中低价位大店,至少达到了 10000 万家。

这些门店有真死的,也有诈死的。去年 1 月,大连一家的理发店关门倒闭,老板不知所踪。而门店里,张女士投放了 2.4 万元的化妆品才上架 4 天就消失了。与张女士一同去报警的,还有 200 多名办 VIP 卡的消费者。

类似的事情,去年 2 月江西发生一例、4 月石家庄发生一例、5 月福州发生一例、8 月济南发生一例 …… 现在你到发廊听到推荐 VIP,估计剪到一半都想跑。

正规发廊深受其害。

被发廊老板欺骗的 VIP 会员

讲完这些行业故事,那位大竹林的老张坐在躺椅上,指点当学徒的侄子收拾地上的头发。他说,都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,但这种社区小发廊并不受影响。

" 生意好多赚点,生意差多耍点。"当发廊从宏观再一次回归到生意上时,一切灰产、竞争者甚至那些行业人渣都不足为道。

我问那位学徒怎么看。

他嘿嘿笑道,还是想自己开店当老板,搞连锁多赚钱。

学徒的想法更贴近商业和资本。至于会不会参与这些行业潜规则?

我想,这是人品而非商业问题 . 但它又更贴近商业 , 毕竟商业的目的是获利。

人性与利益之间的较量,唯有自知,他人永远看不透。

友情链接